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网 > 游戏

杀人手机

发布时间:2019-09-13 05:37:07
摘要: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模糊了他那疲惫至极的视线。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地把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也积聚起来,但是,笨重的双腿越发迈不开来。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但是他不得不继续奔跑,只要他一停下来,身后的那个恶魔就会追到自己,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时,黑蒙蒙的天空居然下起了雨,冰凉的雨水混合着汗水在他的脸上肆虐。带着咸味的汗水流进他额上带血的伤口,刺得他生疼,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就像万千条爬虫一样让他浑身奇痒难忍。胸腔里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他快要把体能发挥到极限了,就像运动员注射兴奋剂一样,将体内潜藏的体能全部逼了出来,用来做这最后的一搏。 一、噩梦
汗水早已浸透了衣衫,模糊了他那疲惫至极的视线。他大口地喘着粗气,努力地把体内最后一丝力气也积聚起来,但是,笨重的双腿越发迈不开来。浑身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但是他不得不继续奔跑,只要他一停下来,身后的那个恶魔就会追到自己,后果将不堪设想。
这时,黑蒙蒙的天空居然下起了雨,冰凉的雨水混合着汗水在他的脸上肆虐。带着咸味的汗水流进他额上带血的伤口,刺得他生疼,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就像万千条爬虫一样让他浑身奇痒难忍。胸腔里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他快要把体能发挥到极限了,就像运动员注射兴奋剂一样,将体内潜藏的体能全部逼了出来,用来做这最后的一搏。
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如果稍有懈怠,那么他将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麻痹的思想只是在想着一件事,就算把自己累死,也比落在恶魔手里强。
他用手抹了抹脸颊,继续在雨夜里奔逃。
前方终于有了一丝亮光,身后的恶魔不敢追过来,他就要得救了!强大的求生意志冲破体能极限让他不敢有丝毫放松。只要一踏入前方光明的区域,那么,身后的恶魔就永远也不会威胁到他。
他跑呀跑,手脚只是在机械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速度却越来越慢,甚至跌跌撞撞,似乎要跌倒在地。不过,前方的亮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仿佛触手可及。希望已经被他抓在手心了。
然而,却在这时,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身后的那个恶魔一直没有追上来?或者,他已经被摔在身后了?
不管了,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在做最后的冲刺。这时,他一头栽倒在地,想重新站起来再跑,身体却像死去一般不再受他的控制。
雨水在这时却变得更大,哗啦啦地冲击着大地,发出一阵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也重重地击打着他那疲惫不堪的躯体,他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
身后还是浓浓的黑夜,和那黑夜里正向这里赶来的恶魔。
跑吧!他那死去的神经发出最后的讯号!
他紧咬牙齿,跌跌撞撞地爬起来,走了几步又跌倒了,嘴巴里全是泥水,这次,他再也站不起来了。然而,他那沉重的步伐已经把他安稳地送到光明的区域。
他趴在泥泞不堪的地上,胸口一直剧烈地跳动着,嘴巴和鼻子正在大口地呼吸,全身一动也不动。安全了,这里安全了。
“你终于来了。”这时,他的耳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吓得他一屁股坐起来,回过头来,正是那个恶魔。
“你,你,你不是在我身后吗?”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并不在你的身后。”恶魔回道。
他快要崩溃了,原来他一直是在往恶魔怀里奔跑!
“你在等着我自投罗网?”他无力地问道。
“不是。我也不在你的前方。”恶魔安静地回道。
“那你到底在哪里?”
“我在一台手机里,我的生命存在于那部手机,并且受到手机主人的控制。”恶魔还是很平静地说道。
“那关我什么事?你为什么一直追着我?”
“因为,手机在你身上。”恶魔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就消失了。
二、醒来
伍斌惊出一身冷汗,猛地从床上坐起来,原来只是一场噩梦。伍斌长出一口气,平息了一下紧张的内心,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再也没有了睡意,愣愣地坐在床上。黑夜静的有些诡异,一点声音也没有,窗台上的月光更是将这座小房间添上一层幽静。而伍斌的脑子里却一直发出嗡嗡的蜂鸣声。
他的神经还是紧绷着,仍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恢复过来。不过很快,伍斌不安的心就被这样静谧安详的夜晚安抚好,脑子也开始正常运转。
但是他实在睡不着了,想要去看看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却觉得没有必要,于是就在心里默默把这个夜晚以及近些日子所发生的,让他烦恼的事情重新想了一遍,也把未来的美好计划在心里再细细盘算一次。
今天晚上九点多,伍斌拖着酸软的身体走到旅馆三楼,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把钥匙,打开他房间的门后走了进去,叹了一口气,把背在肩上的工作包取下,随意丢在椅子上,然后“啪”地倒在旅馆里的小床上。小憩了一会儿,他又匆匆脱掉衣服,呼呼大睡起来,一直到午夜时分被这场噩梦吓醒。
干了整整一天的活,他那从各项繁重农活中磨练出来的坚强体魄也快承受不住了。这是他来到这座城市里一直居住的地方,一间小旅馆的低档房间,月租只要三百块钱,而他的工资有八百多,除了水电衣食等杂费,每月也总有三四百的净收入,这对于一个刚从农村到城市里谋生的农民来说已经是个不小的数字。
房间只有十几平米,条件也十分简陋,各种设施都不完善。墙壁坏掉了许多,没有独立卫生间,也没有热水,甚至那天花板上的吊灯也是坏的,他不得不自己掏钱买了一盏便宜的台灯。但是他喜欢这里,在这么一座繁华的大都市,能有这么一个温暖的安身之所,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今天的工作总算结束了,他可以舒舒服服地享受这美好的睡眠时光了。这已经是第二十天了,还有十天他就能领到最后一笔工资,到时候他就可以辞职不干回老家办他的养殖场。
安顿好了,一切都很顺心,他在昨天就跟秀丽打了个电话,跟她报了平安,并说一切都很顺利,钱也能挣到。秀丽是他的老婆,一个很爱美、有点水性杨花的女人。
明天一早就要去二舅的小饭馆上班,他得赶紧睡觉,要是起来晚了,他又要挨他二舅的臭骂,不过更可怕的是他很有可能丢掉工作,那对于他来说无疑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二舅天生就是一副暴脾气,喜欢对人大吼大叫,尤其是他的餐馆员工。他也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从农村来的乡巴佬,尽管他和自己还有那么一点亲戚关系,但这丝毫不能减少他对伍斌的厌恶。伍斌的二舅算得上是一个纯粹的城里人,他是在城里出生长大的,骨子里根本没有农民的血液,倒是把城里人的那份骄傲跋扈给学到了。
他看不起这个乡下人,况且他的店里的人手已经够了,伍斌却死活央求着,还拿他的父亲说事。而且,伍斌平时也不怎么注意身体形象,邋邋遢遢的就来上班,什么规矩都不懂,怎么能胜任这份工作?他的二舅早在心里盘算着,得在暗中给他出点难题,让他知难而退。
伍斌不喜欢求人,更何况受到所求之人的辱骂,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他在自己村里办的养殖场一直筹不到钱,至今还未开张。办场的计划是一年前想到的,这一年里他跑断了腿,几乎向所有的村民借过钱,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借给他。他的老婆何秀丽甚至因他的贫穷要跟他离婚,说跟他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不过让伍斌下定决定进城赚钱,甚至死皮赖脸呆在他二舅的饭馆里,忍受着二舅不堪入耳的辱骂的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伍斌有一个五岁的儿子。他要办好自己的养殖场,给贫困的家庭带来一些改观,更为了他儿子的将来不需要依靠别人。
很快,他就可以拿到最后一笔工资回家,回到家他就可以梦想成真了。想到了这里,伍斌不自觉地露出了笑意,一直悬着的心也落了地,睡意也向他袭来。
不一会儿,伍斌又躺下睡着了。
睡了不多久,伍斌就被一阵手机嘟嘟的声音惊醒了,他以为是自己那部廉价的,挂着一条长链子的诺基亚二手手机响了。伍斌坐起身来,果然,他裤子里的手机一直振动,蓝色荧屏一直亮着。
这么晚了,谁会找他呢?不过仔细一想,进城里时间很短,认识的人也只有自己的二舅。这也不可能是秀丽打来的,这个时候,秀丽一般都是在睡觉。
伍斌忽然想起之前做的那个噩梦,难道是那个魔鬼打来的?想想都觉得可笑,伍斌打消了这个念头,坐起来,准备接听这个电话。
如果是别人的话,伍斌大可以不闻不问,继续睡他的觉,但他突然在脑海里想到他二舅的那张凶神恶煞的面孔。
伍斌赶紧坐起身来,把放在床脚的裤子拿在手里,伸进裤子口袋里摸起来,振动在刚才就停止了。拿出手机之后果他看见手机上显示了好几个未接来电,但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他没有开通来电显示业务。他感到有点不安,如果是他二舅打来的,找不到他人,会不会要吵着让他回老家去?
不过,这么晚了,会有什么事呢?
伍斌躺下来,把手机握在手里,又把台灯打开,想一直等着这个电话。他想着既然打了这么多次,肯定还会再打来的。台灯的光不算很亮,但雪白的光芒足以照亮他的面黄肌瘦的脸颊,和他手里的那个还是黑白屏幕的诺基亚手机。伍斌的眼睛紧紧注视着手机亮着蓝色荧光的显示屏,看着上面的电子时间和中国移动的图标。但是好半天过去了,手机并没有任何动静,似乎没有人再打来了。
有人在大半夜里打错了电话,搅了他的美觉,真是晦气,伍斌在心里默想。
伍斌把手机收起来,盖上被子,准备继续睡觉。手机上的荧光也已经灭了,只有那台灯微弱的光照在他的手机上。然而,他刚躺下的一瞬间,手机又嘟嘟地响起来了,他迅速把手机从裤子里抽出。
突然,他一下子把手机丢掉,从床上跳起来,光着身子站在地上,手机显示屏上的中国移动图标和电子时间都没有了,只呈现着一张人脸!
他镇定了一下,然后向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旁人之后,又从到桌子上拿了一块镜子。他不愿相信天底下会出现这样的怪事,倒是认为自己不记得自己的长相了。深夜里,脑子很不清晰,手机屏上可能映着他的脸,而他自己却看不清。
然而,镜子里是一张很瘦削,脸色微黄的,下颚很长的脸,跟手机里的那张截然不同。手机里的人到底是谁?
伍斌不敢靠近自己的手机,站着半天不敢动,手机也没有了动静,很快上面的荧光屏就灭了。
正当他在思考着这到底什么回事时,手机的蓝色荧光又亮了,发出嘟嘟的声音。他鼓了鼓勇气,去把手机捡起来。这时,显示屏上显示的是一个来电,但是伍斌不敢去接。正当他犹豫不决时,手机却自己通了,里面传来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
“你好。”
伍斌不敢回答,也不敢去看,拿住手机的手一直在发抖。
“还在害怕吗?”
听到他的这句话,伍斌像是被刺激了,壮着胆子大声地对着手机说了句:“你到底是谁?”
“你自己看。”说完,手机上出现了刚才那张人脸。伍斌仔细一看,居然是自己二舅的脸。
伍斌瞪大着眼睛,对着手机说,“二舅,是你吗?你找我有什么事?”手机上立即传出一个冰冷的声音,“我不是你二舅。”
“那,那,你是谁?”伍斌脑袋里充满了疑惑。他虽然不懂什么高科技,但是自己的这部破手机是不可能和人视频的。伍斌想起之前的那个噩梦,紧绷的心一下子又掉到了嗓子眼。这下糟了,他真的碰上了恶魔了!
“我是谁并不重要,而且也不是我来找你,而是你来找我的。”
“那你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我就想干什么,我只是帮助你实现你内心里的愿望,不过,我的这种实现只有一种模式,那就是杀人,因为我是恶魔。”
伍斌真的被这句话吓着了,拿着手机半天不敢动,也没有说话。他可以确定这的确不是二舅的声音,更不是他的语气和口吻。
难道他真的是出现在自己梦里的恶魔吗?伍斌把手机丢在床上,闭起眼睛,做了个深呼吸,他想用这种方式消除这些“幻想”。随着一阵令人心寒的大笑,荧光突然灭了,声音也消失了,显示屏上仍是电子时间和中国移动的图标。
一切恢复正常。
扑通扑通,伍斌的心跳在死寂的夜里格外的响亮,仿佛就响在他的耳畔。半天过去了,手机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伍斌才鼓着胆子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面什么也没有,电子时间是十二点多。
很快,伍斌也在紧张和许多复杂的因素作用下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三、绝望
第二天早上,生物钟让伍斌猛地从睡梦中惊醒。伍斌坐在床上,只感到浑身无力,脑子像要炸开一样疼痛,身体也很不舒服,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让他浑身疲乏难受。不过,脑子里一篇混沌,昨晚的事和那个噩梦,他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伍斌坐在床上,闭起眼睛,又用双手轻轻地揉搓着太阳穴,希望能恢复一点精神。但是,他的脑袋里还是一片空白,他甚至忘了还要去上班。
过了几分钟左右,伍斌想起上班的事,赶紧把被子拿开,这时,那部手机从被子里掉下来。伍斌把手机捡起来,心里疑惑起来:他一般在晚上都是把手机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怎么会在床上?
想了一会儿,伍斌把手机放在床上,又开始慌慌张张地穿起衣服。现在都不重要了,他得尽快穿衣洗漱,并且以最快速度到二舅的餐馆里上班,务必确保不能迟到。
走出房间后,手机的显示屏上慢慢显现出伍斌二舅的脸,不过此时他露出了几丝微笑。
伍斌在旅馆旁边的早点铺买了一个大饼,一边啃着一边往邻近郊区的街道旁边那家小餐馆奔跑。很快,他就来到餐馆,时间刚刚好,伍斌没有迟到。
今天餐馆里的生意特别好,里面几乎坐满了客人。伍斌二舅还吩咐人临时上街购置了几张桌子,把原本放着杂物的地方也给挪空摆上了桌子,现在也都坐满了人。这大约是四五天的顾客量,二舅肯定赚了不少,到时给他发薪水时,二舅就不会缺斤少两了吧,伍斌心想。
不过他又感到一丝奇怪,这家餐馆平时生意都很平淡,今天怎么会出人意料的好呢?
伍斌没有想太多,看到餐馆人来人往心里很高兴,于是匆匆换上工作服往厨房里走,准备给客人上菜。这时,他二舅从楼上走下来,看见他正往厨房里走,便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没好气地说:“来这么晚,不想干了?”伍斌低头没有做声,然后走到厨房餐台前,他在放着许多炒好的菜中选了一碟圆肉片,然后问了问是哪桌,便端起这碟菜走出厨房。二舅瞪了他一眼,也走开了。

共 15204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荒诞可怕的恶梦竟然真的在现实生活中一语成谶,随身携带的手机里竟然住着一个恶魔,而这恶魔更像人性中的另一个自己,代表着藏在心灵深处饱受压制漠视的恨意,如果把那些内心深处的感受用真实表现出来,结果是多么的可怕而残忍,读了这篇文字,虽然会有些惊悚,但是也会引起读者的思考,恨,要付出那么多的力量与痛苦,为什么不选择淡忘呢,宽容真的是一种美德。作者的文字练达成熟,虽然这个恶梦一样的故事让人害怕,但无疑这是一部非常精彩的小说,推荐共赏。【编辑:瞳若秋水】【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41 0 】
1 楼 文友: 2012-04-12 2 :59:59 但愿这个世界还是阳光与温暖多一些吧,让这种可怕的梦境远离。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2-06-08 11:40:2 很有时代特色和西方魔幻现实主义特征的作品,看似荒诞而实则很有现实感;同时也蕴藏着作者对弱势群体的悲悯与同情。血腥而又悲惨的人物命运的悲剧,读来让人心痛,引人深思。
 楼 文友: 2012-06-08 15:11: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 梦久成幻,幻久成迷 。非常具有现实意义作品。愿社会能够真正的正视农民工,从心理上帮助解决他们的生活与思想问题,创造真正的和谐大家庭。语言纯朴,构思精巧,形象逼真,耐人寻味,引人发省。
4 楼 文友: 2012-06-08 19:47:12 虚拟的笔法表现的是现实中人心的隐秘,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为外部世界侦知的角落,包括人最亲近的人例如父母兄弟妻子儿女等等都不会知道,而且每个人可能也不会意识到这个角落的存在,《杀人手机》让人意识到了,那个角落是存在的。那种不加掩饰地暴露,大胆地描摹和肆意的鞭挞,成为文学中人性披露和扬弃的经典。
5 楼 文友: 2012-06-08 21:2 :25 恭喜高手小说入绝,期待更多的绝品级文字出炉。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回复5 楼 文友: 2012-06-09 12:1 :17 谢谢。什么时候申报的啊?我都一无所知呢。
6 楼 文友: 2012-06-09 09:26:17 呵呵,拜读美文!祝贺祝贺!!! 淡然静美悟禅花
回复6 楼 文友: 2012-06-09 12:1 :50 呵呵 百度没问
7 楼 文友: 2012-06-09 12:15:10 谢谢褒奖。 祝江山文学更加丰富,更加美好!
8 楼 文友: 2012-06-12 16:07:22 小说很有想像力,也从深层提示了许多人性的恶的一面。不过,有至少四五处错别字,还有一处对话需要调整。希望能再改动一下,毕竟是精品嘛!祝作者多出力作。
回复8 楼 文友: 2012-06-19 18:0 :02 唉,我是没办法改了。不知道工作人员为什么不改一改。
9 楼 文友: 2012-06-15 09:25: 8 编辑与申报都是秋水份内的工作,审核过程你自然不知道喽,就当是一个惊喜吧。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脑栓塞护理问题及护理措施
小孩积食咳嗽什么症状
6岁儿童口臭
宝宝大便有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