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内蒙古信息网 > 健康

前央视主持人方宏进欲做生意还债曾遭网上追

发布时间:2019-11-24 02:57:01

前央视主持人方宏进欲做生意还债 曾遭上追逃

方宏进 前央视主持人。曾在东方卫视做总策划,后经营广告公司。

对话动机

因与一家公司存经济纠纷,2009年10月,方宏进被河北隆尧县警方上追逃,拘留后取保候审。案件轰动一时。此后,方宏进淡出公众视线。

9月13日,隆尧县检察院认为案件证据不足,下达了不起诉决定书。经历波折,方宏进怎么看自己?过去几年他在做什么,对未来又怎么规划?

9月23日,方宏进接受了本报专访。本报 周亦楣

【当年】

看守所里看焦点访谈,“恍如隔世”

新京报:当知道检察院宣布“证据不足”决定不起诉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方宏进:我终于不是犯罪嫌疑人了。三年了(2008年6月11日,河北隆尧县公安局立案侦查北京澳卫时代广告传媒涉嫌合同诈骗案,方宏进负责该公司的经营管理)走在大街上都会有人指着我说,那是诈骗犯。

新京报:不过你之前三年一直没说话?

方宏进:这三年,我负地说,我没托过任何关系,没找过媒体。我要完全体验一下,法律全部走完到底会走出什么结果?

新京报:但是,也可能是因为有问题才不辩解?

方宏进:我怕我说不清。没有结论的时候用媒体放空话,打嘴仗没意义。这也可能和我做传媒出身有关。

新京报:2009年10月4日,你从深圳去香港,被边检截住。当时是什么反应?

方宏进:当时就蒙了。没人告诉你什么事,什么都不说。核实身份后就把收了。

新京报:看守所的人认得出你吗?

方宏进:认得出。号里的头儿拿个本就在那问,那儿的人,犯了什么事儿。我说没犯事儿。他就说,别胡扯,没犯事儿怎么进来了?我大概说了下,他说,哦,诈骗罪。第二天就安排我干活儿了。

新京报:干的什么活儿,对你有优待吗?

方宏进:新来的必须刷两天厕所,都一样的。

新京报:在里面待了7天,难熬吗?

方宏进:还好吧。我在里面看了《红与黑》,《傲慢与偏见》,《史记》的分册。我就让自己别躁,多喝水,多运动,尽量多吃东西。我不能着急,急火攻心,就更没人管。

新京报:极大的心理落差吧?

方宏进:进去第一天晚上,看守所组织大家看《焦点访谈》。我坐在下面,看着敬一丹在电视上,突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影响】

“谁会用犯罪嫌疑人?”

新京报:2003年你突然从央视离开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方宏进:这个原因我在不少场合说过,但有很多人造谣,说我欠款什么的。实际上,我在央视做《东方时空》,参与创办《焦点访谈》,做了九年。央视分工很细,要求每个岗位做得非常精,变换岗位和工种比较难。我希望有些新的尝试,新的想法,但这么重要的岗位又不允许我做其他东西。

新京报:可是其他主持人,像白岩松、崔永元也都换了栏目。

方宏进:当时是不可以的。去上海之前,媒体上几乎没有我的采访,我不能像和你这样聊天。《焦点访谈》在我的心里是代表国家最高权威的舆论导向,不是我个人的。

新京报:去做东方卫视的总策划,比央视主持人更有诱惑力?

方宏进:我这个总策划不是虚职,都是一刀一枪干出来的。带着一大帮人,我们三个节目表,一边央视,一边是凤凰卫视,我们在中间比着排,它们的节目我们用什么去竞争?我们的特点是什么?

我估计,可能在多少年内都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会有这么好的平台和资源。而且他们特别信任我。

新京报:那为什么后来又离开东方卫视?

方宏进:和东方卫视的合同到期了,又有另外一个媒体邀请我去加盟,由我策划,打造。

我可能去当一把手,就不是参谋长了,很有诱惑。

新京报:这种诱惑具体是什么?

方宏进:能做事情。

新京报:权力的诱惑?

方宏进:不能简单首页上一页123下一页尾页

纺织机械设备
干燥设备
凉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